据新华社报道,6月7日至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将审议反外国制裁法草案二次审议稿。

此前为应对外国制裁,中国商务部也先后出台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等。

但以上仍属于行政手段,为更好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我国需要一部相关法律来补足“最后一块拼图”。

反外国制裁法

反外国制裁法的推进是为了更好地应对外部挑战,在法律层面上让中国在采取反制裁措施时“师出有名”,有法可依。

此前欧美等国就利用涉港涉疆问题,声称“依据本国法律”对中国有关国家机关、国家工作人员等实施制裁,而随后我国也宣布对欧美的个人和实体采取反制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中国用行动表达出的中国态度,而推进反外国制裁法也是为了更好地充实我国反外国制裁、反干涉以及反长臂管辖的“工具箱”。

对“长臂管辖”说不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一领域国外其他国家早已推出了相关法律。

以俄罗斯为例,长期饱受欧美制裁的俄罗斯在2018年通过了《关于影响(反制)美国和其他国家不友好行为的措施的法律》。该法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俄罗斯的安全和利益,让俄公民免受美国等不友好举动的侵害。

有了法律依据后,俄罗斯在之后多次对欧美制裁予以回应,很好地打击了欧美的嚣张气焰。不过当下俄罗斯与欧美的关系仍十分紧张,如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就表示,美国的制裁还会继续。

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超过了90次,但俄罗斯根据本国的相关法律已经能够较好地做出反击。俄推行的反制裁法以及具体反制手段等对我国来说也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除了俄罗斯外,事实上欧盟也有类似的反制裁法律。此前欧盟根据《欧盟阻断法》明确列举了若干美国域外法适用立法。通过这种方法欧盟也可以阻断和抵消美国制裁对欧盟的影响。

留心看美国的诸多法律法规,其中很多都包含“长臂管辖”的内容,而为了应对这种挑战,中国也需要建立起自己的涉外法律法规体系,改变此前“被动挨打”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