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整理自界面新闻

6月11日,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通过视频连线发表题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理念相关政策和长期效果”的演讲。

谈及加密货币,周小川指出,中方的态度在很多分析和讨论上,更注重加密货币究竟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能为实体经济做出重要服务,那么可能给予更大的关注,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来进行这方面的研发和试点。反之,就会弱一些。

周小川认为,从加密货币的原理、设计思想来讲,还是有可能成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一项有用工具,如果它真的能够在支付领域中起一定作用。

他表示,从加密货币启动前期来看,它还有些不足,比如说它的每秒钟所处理的交易笔数还不够多,占用比较多的网络资源和处理能力,另外,大家可能对它的一些特性比如说去中心化、强调去监管,会有一些争议。

“但是这些事儿还要走着瞧,看一些热点能不能在后来得到解决。”

周小川提出,如果参与交易的人过于想挣快钱,就很容易想通过交易来回收自己的投资甚至是赚大钱,那就把它搞成数字资产、加密资产。从现在看,有一些加密货币要想再回到支付领域,已经失去了机会,可能已经不太合适,也不被大家所接受。从理念上来看,需要搞清楚加密货币是否有助于金融科技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

同时,对于华尔街的一些学者提出的“加密货币具有定价功能,可以对冲风险”的观点,周小川持有不同看法。周小川认为:

“任何一种金融产品,甚至是任何一种商品,都会有定价的功能,只要有交易就会产生定价需求,关键这个定价到底用处是什么。另外,任何一样东西都会有对冲功能,它总会和它反面的事物产生对冲,就像我们翻字典找形容词,你只要有个形容词它就有反义形容词,都有对冲的功能,这并不能说明它在经济中,特别是实体经济中的必要地位。”

另外,论坛上,周小川还分享了国内外对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观点的差别。

周小川指出,中国很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要和实体经济密切相连,因此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其他有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概念,其实情况不是这样的。世界上很多国家不怎么提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不怎么特别强调金融要和实体经济保持紧密的关系。

周小川阐述道:

“从国别来看,很多国家基本不提这个事情,特别是美国华尔街因为金融业比较发达,更强调金融自身的特性。从时间轴来看,这个题目也是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化的,有些投机过度造成泡沫破裂,大家对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讨论会较多,但隔一段时间就会被遗忘。”

那么,该怎样看待金融和实体经济的相互关系?周小川提出,可以从三方面来判断。

第一,它是正和博弈还是零和博弈。在正和博弈中,金融引导投资进入实体经济,比如上市公司融了资去搞研发、新设备、新技术、新产品,因此企业价值也有所提高,市值也有所提高,而且还能有不错的分红,使得企业、企业的职工得益,市场产品也丰富了,投资者也有钱可以赚,这样是正和博弈。在零和博弈中,投资者投资产品后,只能从其他投资者输的钱里挣,这样就是零和博弈。

第二,从宏观调控或者政策调控上来讲,究竟是不是以实体经济基础面为根据来进行调控还是脱离实体经济基本面。

第三,是财务平衡的根据,市场经济中包括三大主体的财务平衡,政府、企业和个人应该财务平衡。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做法慢慢脱离实际实体经济,就像美国2008年的次贷危机,最终发生的作用就是房贷的经营商忽视贷款人的未来收入情况,就给他们大笔的房贷去买大房子、好房子,同时给予非常低的利率,甚至是零利率,这种金融融资行为和实体经济已经脱钩。、